八一南昌起义与云南 为南昌起义作出独特而不可磨灭的贡献

90年前的8月1日,南昌城的枪炮声,如一阵惊雷穿过沉沉黑夜,打响了中国共产党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正式宣告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战争、武装夺取政权的开始和人民军队的诞生。在这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伟大事件中,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云南为南昌起义培养了朱德、叶剑英等一批重要将领,一批云南优秀子弟凭着强烈的爱国主义和敢为天下先的精神积极投身到起义队伍行列,地处边陲的云南为南昌起义作出了独特而不可磨灭的贡献。

云南陆军讲武堂(云南陆军讲武学校)今貌

 

将帅摇篮,一批南昌起义将领从云南陆军讲武堂走出来

创建于1909年的云南陆军讲武堂(1912年改名云南陆军讲武学校),是中国近代著名的军事院校,培养了诸多卓越的军事和政治人才,涌现出了一大批杰出的军事将领和统帅,被誉为“革命熔炉”和“将帅摇篮”。南昌起义的重要将领朱德、叶剑英,就是在云南陆军讲武堂学到了过硬的军事本领,接受了革命思想熏陶,由此开启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革命生涯。

云南一直被朱德视为“第二故乡”。云南陆军讲武堂是朱德革命道路的起点,全方位培养和锻炼了他过硬的军事素质和优秀的军事指挥才能。云南陆军讲武堂从开办之日起,就以高起点、高水平的军事教育享誉全国,成为众多有志青年向往的地方。1909年,朱德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在学校“坚忍刻苦”的校训熏陶下,经过系统的军事理论学习和严格的战略战术训练,成为云南陆军讲武堂出类拔萃的优秀学员。同时,在云南陆军讲武堂这座反帝反封建的革命大熔炉里,朱德加入了同盟会,接受了民主革命思想,走上了革命道路。

在云南陆军讲武堂学习期间,朱德结识了一大批后来对南昌起义发挥重要作用的同窗好友。其中有与朱德并称为“模范二朱”的朱培德,与朱德“结为金兰”的金汉鼎、范石生、杨蓁、杨如轩、杨池生,还有王钧、曾万钟、唐淮源等人,他们对朱德的人品、才智和威望深感钦佩。朱德的这些同窗好友后来都成为滇军高级将领,到南昌起义前夕,他们手握重兵,分别驻守江西等地,为起义在南昌发动创造了有利的客观条件。

1922年,朱德离开云南,前往德国学习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实现了从旧军人到共产主义战士的重大转变。朱德在云南13年的军事生涯和革命实践,历练出了坚定的革命信念和顽强的革命意志,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为他成为南昌起义重要领导人,储备了高超的军事指挥才能和丰富的革命斗争经验。正因如此,朱德一直视云南为“第二故乡”。

1927年,蒋介石、汪精卫相继背叛革命,第一次国共合作掀起的轰轰烈烈大革命运动遭到惨痛失败,中国陷入一片腥风血雨之中。为反抗国民党反动派对共产党人的血腥屠杀政策,中共中央决定在南昌组织武装起义,并成立了以周恩来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领导这次起义,派朱德到南昌开展军运和起义先期准备工作。朱德到南昌后,详细调查南昌城内敌人番号、人员数量、武器装备及城防部署等情况,绘制成一张“敌军分布草图”,交给起义指挥部。起义前夜,朱德执行前敌委员会交给的特殊任务,摆下“鸿门宴”拖住滇军几个团长,保证了起义的顺利进行。在得知起义军内部有叛徒告密后,朱德立即将消息报告起义总指挥贺龙。前敌委员会当机立断,决定提前两小时发动起义。8月1日凌晨,在前敌委员会指挥下,南昌起义爆发。2万余起义军在贺龙、叶挺、刘伯承等率领下,全歼守敌,占领南昌城。周恩来称赞朱德:“为南昌暴动立了头功!”

云南是叶剑英革命军事生涯的“重要一站”。云南陆军讲武堂也是叶剑英军事生涯和革命道路的起点,培养了他的文韬武略,为他参加南昌起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17年,叶剑英进入云南讲武学校,经过两年多的系统学习和严格训练,成长为一名具有丰富军事理论知识和熟练军事技术的优秀军官。从云南讲武学校毕业后,叶剑英毅然回粤追随孙中山先生,投身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先后参加了北伐和东征,战功赫赫。1924年,孙中山先生在广州创办黄埔军校,云南讲武学校在教学和人才上给予大力支持,叶剑英等一批优秀毕业生成为黄埔军校的教官,叶剑英后来还升任黄埔军校教授部副主任,在北伐战争中屡立战功,成为国民革命军中的著名将领。

叶剑英在南昌起义中,按照党的指示,秘密战斗在敌人“心脏地带”,以特殊方式为南昌起义作出了独特的贡献。在南昌起义即将打响的关键时刻,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企图借开会之名,扣留准备率部参加起义的二十军军长贺龙和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师长叶挺(贺龙和叶挺的部队是南昌起义主力军)。时任第二方面军第四军参谋长的叶剑英得知消息后,立即与叶挺、贺龙等人商量对策,决定贺龙、叶挺率部立即开赴南昌,挫败了敌人妄图扼杀起义的阴谋。南昌起义爆发后,蒋介石急令朱培德、张发奎调集重兵围攻南昌城。为保护起义军安全,保存革命力量,叶剑英又利用张发奎想占领广东的野心,巧献计策,阻止了张发奎追击起义军,使起义军避免了强敌追击,从而顺利打通了南下广东的道路。

从云南陆军讲武堂走出来的朱德、叶剑英等人,是人才济济、将帅辈出的云南陆军讲武堂师生中的杰出代表人物。在云南陆军讲武堂的系统学习和扎实锻炼经历,为他们在南昌起义中发挥重要作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南昌起义成为他们光辉革命历程和军事生涯的重要转折点,从一个侧面展现了云南为南昌起义作出的积极贡献。

云南陆军讲武堂中的朱德塑像

 

英雄的人民,一些云南优秀子弟投身南昌起义队伍

在2万多名南昌起义的革命队伍里,闪现着一批云南优秀子弟战斗的身影,他们义无反顾地投入到起义洪流之中,为南昌起义作出了英勇贡献。他们中有云南革命先驱和早期中共党员,有在白色恐怖下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革命者,有胸怀正义的国民党左派人士,还有毅然选择跟党走的国民革命军中的基层指挥员和普通战士。无论他们之前政见如何不同、经历如何不同,但在那“电光火石”的一刻,他们都用行动作出了人生的重大抉择,为正义而战,在千难万险中锤炼革命意志,在战火洗礼中坚定革命决心。

周建屏:矢志不移跟党走。周建屏是宣威市人。早年参加云南“重九”起义,后来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在滇军朱德部下参加护国战争。他目睹长期的征战并没有改变中国贫困落后状况,在失望与迷茫中解甲归田。北伐战争开始后的革命形势和氛围激励了周建屏,他再次入伍参加国民革命军第三军,随部队出征到达南昌,遇见了阔别多年的老上级朱德,朱德向他讲述了国际国内革命形势和工农革命的道理。1927年春,在蒋介石背叛革命、大肆屠杀共产党人的严峻时刻,时任营长的周建屏提出入党要求,在朱德介绍下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之后进入第三军军官教育团协助朱德开展党的工作。南昌起义时,周建屏奉命随军官教育团担负监视和歼灭驻地附近敌人的任务。在起义军南下转战途中,周建屏率部在三河坝与敌人鏖战三昼夜,掩护起义部队转移。1929年,他以中央特派员身份到赣东北和方志敏等一起创建赣东北根据地,并创建红十军。1938年6月13日,周建屏因旧伤复发不治去世,用生命践行了矢志不移跟党走的铮铮誓言。

罗占云:血火征战铸军魂。罗占云是大关县人。15岁从军,16岁参加北伐,是北伐军中的一员猛将。后来进入朱德任团长的第三军军官教育团学习。南昌起义时任排长,率部参加起义。在起义军南下作战中,罗占云所部奉命留守三河坝,与敌军激战三昼夜,歼敌千余人。之后,跟随朱德参加湘南暴动、井冈山会师,1928年4月在井冈山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长年征战中,他9次负伤,左臂残废,成长为红军优秀指挥员。1948年4月25日,名震“两淮”的新四军淮北军区副司令员罗占云因积劳成疾,英年早逝。

张炽:革命宣传建新功。张炽是路南县(今石林彝族自治县)人,南昌起义中在叶挺部任军需主任,并在起义胜利后成立的革命委员会工作。张炽是宣传工作的好手,学生时代就在昆明进行革命宣传工作。1924年,在北京加入中国共产党,受党组织委派先后到大连、云南开展党的工作。北伐战争时,张炽在国民革命军第三军政治部工作。在随起义部队南下艰难的行军、作战途中,张炽以坚定的革命意志和饱满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给战友们讲革命道理,鼓舞士气。1930年7月,张炽在上海发动工人罢工时被敌人逮捕,1933年4月1日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

赵镕:坚定执著赶队伍。第三军军官教育团副官赵镕是宾川县人,1927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根据党组织指示,朱德派赵镕等军官教育团部分骨干到各地开展工农运动。南昌起义爆发后,在赣东工作的赵镕和两个同学立即带着8名矿工追赶南下的起义部队。他们走捷径、抄小路,经过四天四夜长途跋涉,终于在抚州赶上队伍,受到朱德夸奖。后来,赵镕跟随朱德参加湘南暴动和井冈山会师。1955年被授予解放军中将军衔。

杨青田:投身军运当好手。国民革命军第三军第九师政治部主任杨青田是腾冲县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11月,根据中共广东区委指示,杨青田率从第三军军官学校政治训练班毕业的23名滇籍学员(其中大部分是共产党员)组成宣传大队,开赴江西,协助朱德在滇军中开展工作,秘密集结革命力量,为南昌起义做准备。南昌起义后,他与党组织失去联系。解放战争时期,杨青田受党组织安排,积极开展对云南地方实力派的统战工作,为争取卢汉在昆明率部起义作出了贡献。

除上述革命英雄人物外,参加南昌起义的云岭骄子还有:王透,云南大理人,后任红九军政治部宣传部长,1937年牺牲;何正聪,云南昆明人,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牺牲;和中立,云南楚雄人,在抗战中牺牲;钟德禹,云南昭通人,起义时身负重伤,随部队南下时被俘牺牲……。在南昌起义这座不朽的历史丰碑上,目前能查证考实的云南籍革命志士仅有10多人,尽管他们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大业中只是沧海一粟,但他们为中国革命作出的牺牲和贡献已载入史册。

团结的力量,推动南昌起义取得胜利

滇军是一支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云南地方武装。在护国战争中,滇军率先打响反袁护国第一枪,声名远播。在之后的护法战争和出省作战中,滇军几经重组,逐渐摆脱云南军阀唐继尧控制,成为一支独立的、具有战斗力的军队,驻粤滇军一直是孙中山先生开展民主革命的重要武装力量,在东征、北伐战争中立下功勋,为广东国民革命大本营的建立作出了重大贡献。南昌起义中,中国共产党充分运用统一战线这个法宝,在滇军中开展卓有成效的统战工作特别是对驻粤滇军、驻赣滇军的争取和利用,对南昌起义的成功和起义部队的存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特殊作用。

有效争取了驻粤滇军的中立。中国共产党对驻粤滇军的统战工作主要面向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和第十六军,其军长朱培德、范石生属国民党左派人士。在国共合作开展反帝反封建的大革命浪潮中,为增强部队的战斗力,他们主动要求共产党到部队加强政治工作。1925年下半年,党组织派朱克靖、吴少默等党员到第三军担任党代表、政治部主任等重要职务。1926年夏,周恩来派中共党员、黄埔军校政治教官王德三在广州大沙头第三军军官学校内举办政治训练班,学员多数是云南“革新社”和“云南青年努力会”成员。训练班培养了40多名优秀的云南革命青年,其中有28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政治训练班结束后,绝大多数学员被派往北伐前线朱培德部做政治工作。同时,周恩来通过王德三,将在广东的云南籍共产党员赵薪传、王振甲、夏崇先等派入范石生部工作。这些中共党员和政治骨干,分任第三军、第十六军各师、团、营党代表或政治指导员,不断扩大中国共产党在滇军中的政治影响,推动滇军成为国民革命和北伐战争中的一支劲旅。中国共产党对驻粤滇军深入扎实的政治改造工作,对滇军将领朱培德、范石生产生了重大影响,使他们在对待共产党的态度上保持一定的中立,这为党在滇军进一步开展统战工作、发动武装起义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

为南昌起义培养军事骨干,积蓄革命力量。在北伐战争期间,英勇善战的滇军经过鏖战,攻取南昌,很快控制江西全境。中国共产党为了继续增强在滇军中的影响力,决定派朱德去江西开展统战工作。朱德与驻赣滇军主要将领朱培德、金汉鼎、王钧、唐淮源等皆为云南陆军讲武堂同窗好友,后又长期在滇军共事,结下了深厚情谊。1927年1月,朱德到达南昌后,被时任第五方面军总指挥的朱培德任命为第三军军官教育团团长。朱德加紧吸纳滇军和江西的大批进步青年进入军官教育团,仅半年时间就接受学员1300人。朱德在对学员加强军事训练的同时,尤其注重提高学员的政治思想觉悟,在每个连队都秘密建立起共产党小组,积极发展党员,使军官教育团实际上掌握在共产党的手中,成为党培养军事人才的重要基地。在南昌起义中,朱德所掌握的军官教育团,成为起义中最坚定的一支革命队伍。

在南下转战艰难困境中保存了人民军队火种。南昌起义后,敌人调集重兵对起义部队进行围追堵截。8月3日,起义部队按照原定计划陆续撤离南昌前往广东。朱德率领第九军作为先遣队,率先踏上南下征途。出发前,他分别给金汉鼎、杨如轩写信,劝他们一起参加革命。他们虽然没有跟随朱德南下,但杨如轩暗中给起义军让出一条南下的大路,使起义部队得以顺利通过临川。11月上旬,朱德率起义部队到达湘粤赣三省交界的江西崇义县西部的上堡一带,朱德又跟杨如轩借地休整得到默许,于是起义部队开展了“上堡整训”,战斗力得到很大提升。此时隆冬将至,起义部队给养出现严重困难,缺衣缺粮缺弹药。正当艰难困窘之际,朱德意外地从报纸上看到第十六军驻防湖南郴州、汝城一带的消息,立即写信给军长范石生,寻求帮助,希望开展合作。范石生收到信件后,亲自赶往汝城,对朱德及其部队表示热诚欢迎。双方经过商议,决定起义队伍在保持独立前提下,编为第十六军四十七师一四零团,朱德化名王楷,任四十七师副师长兼一四零团团长。随即,范石生按1个团的编制给朱德率领的起义部队700余人补充了枪支弹药,发放了粮饷等物资。范石生的慷慨援助,不仅使起义军走出绝境,而且为革命保存了火种。1928年1月初,蒋介石得到情报后,密令范石生立即逮捕朱德。范石生马上派人通知朱德率部转移,并送去几万银元路费和一批军用物资。多年之后,朱德深情地说:“我这一辈子遇到最慷慨无私的援助,就是范石生这一次。否则,很难说能剩下几个人上井冈山与毛主席会师。”

南昌起义的胜利,是中国共产党武装斗争的胜利,也是党的统一战线的胜利。正是中国共产党善于和正确地运用统一战线这个法宝,才成功领导发动了南昌起义。尤其是朱德主动地利用滇军中的各种关系和有利因素,积极开展对滇军将领的统战工作,从而推动起义顺利进行,并使起义部队一次次走出险境,在艰难中不断前行,最终实现“朱毛”在井冈山的历史性会师,创建了人民军队,走上了工农武装割据的光辉道路。(云南日报 作者:余红 解菲 徐继平 张李明 黄治元 杨伍荣)